登录

×
登录

注册

× 注册

好色小姨第495篇

•  发布时间:18-11-26 14:27:12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0

“闪开!”叶凡一把拉开了呆若木鸡的白凤,就在他拉开白凤的那一瞬间,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传来,白风站着的那个位置上就已经多出了一个弹孔!

毫无疑问,这次的暗杀,就是冲着白凤来的。

慌乱中,叶凡也顾不得温柔了,一把将白凤娇软的身子提了起来,然后下一秒,他就出现在了同样是呆呆站着不知道所借的林冰月身边,左手提着林冰月,右手提着白凤,她们两上都是绝世的尤物,两人的**都是世间罕见的那种,紧紧地抵在叶凡两侧。

不过叶凡此时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,他大喝一声,“残影拳!”

然后,他就这样左拥右抱着两具绝世美女,就这样生生地在众人面前消失了!

而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,他站着的那个位置上,却是已经多出了几个弹孔……

一时间,弹如丽下,地上早已躺下了数个警员……

很快的,枪声便戛然而止了,只是很久之后,再没一个敢露出面来,包括那些警员在内。

而叶凡此时,可以说是艳福不浅。

他左手的林冰月紧紧地抱着他,胸前的庞然大物抵在叶凡的左臂处,不时地可以感觉到从中传来了惊人弹性。

而叶凡右手边的白凤,虽然没有像林冰月那样夸张地紧紧抱着叶凡,但是她也好不到哪里去,她也是脸色发着白,身子全部都蜷缩在了叶凡怀里,显然她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幕吓得不轻。

而她的那里,也和林冰月的一样,抵住了叶凡的右臂,让叶凡不敢乱动,现在的叶凡在作着幸福的煎熬,他时刻能感受着两边手臂处传来的不同酥麻感,好像丙边弹性都差不多,很难取舍啊!

而圳凡的眼神却是有意无意间地盯着旁边一栋大厦门口处,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一样。(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)

“放……放开我……”白凤这时终于回过了神来,微微有些气喘,她现在感觉很奇怪自己明明是在那个坏人的怀里,可是为什么自己有种不舍的感觉?

那种男子汉特有的气息扑而传来,让她有一种沉醉的感觉,他的脸早已经红完了,可是她却是不自知。

“别动!现在还没不安全!”

叶凡蛮横地将他紧紧揽在了怀里,任凭她怎么挣扎,都不为所动,

而白凤却只稍微挣扎了一下之后,便不再动了,他很恨自己,为什么这么不争气,明明是一个坏人,自己怎么就甘愿让他吃自己豆腐呢?

终于,过不多时,一个全身都是黑色的未来战缓缓地在这栋大厦门口处出现了,而他肩上已经扛着了一个人,那人也是一身黑衣的打扮,此时却是伏在未来战士的肩膀上,一动不动的。

等图图将那黑衣人扔在地上的时候,叶凡这才松开了林冰月和白凤的手,从角落里走了出来。

“只有一个?”叶凡看着图图道。

图图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而是将那个扛在他肩膀上的人往地上一仍,又是鼻子朝天,看天上的云彩去了。

“死了?”叶凡皱着眉头,看着倒在地上,慢慢滴出黑血水的男子。

而白凤现在总算是想起了她的警员的本来身份,她看到地上突然间多出了一个死人,心中一个咯噔,便要上前去,查看这死者的伤口。

“别动!”叶凡大喝声音真真把白凤吓了一跳,她有些恼怒地看着叶凡,叶凡却是一本正经地道,“他嘴里含有急性剧毒胶囊,只要咬破胶囊的外皮,他就会立即毒发身亡!如果你手上碰一碰那个黑血的话,那我保证你不出三秒,就会和他一样!”

叶凡说得言词凿凿,煞有其事的样子。

“哼!好像说的跟真的一样!”白凤不服气地道,不过她可不敢再乱动了。

而直到这个时候,一直都蹲在一辆大巴车子底下的黄阿毛等人才从车子底下爬了出来。

而当他从车子底下探出了脑袋之后,却迎上了一双同样猥琐的眼睛,黄小牙早一把将黄阿毛给扶了起来,献媚地道:“阿毛哥,你逃跑的功夫直是一绝啊,在那样的情况之下,还能第一时间跑到这车子底下,我对您的敬仰……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黄阿毛洋洋得意,若是说到这逃跑的功夫,他自认第二,可没有敢认第一。

“你小子也没事啊,你躲到哪里去了?”黄阿毛奇怪地道。

“嘿嘿,我第一时间射在地上装死……”黄小牙更加得意地道。

黄阿毛心中暗骂了句,这小子说不定以后可比自己有前途呢!自己以后可得小心着他点了。

“那兄弟们呢?”

黄阿毛话还没说完,只见暗夜部队成员一个个都从地上爬了起来,异口同声地道:“阿毛哥,我们都躺在地上装死!”

看他们说的,牛气哄天的,丝毫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的样子。

“好,不错,不愧是我阿毛哥带出来的小弟!”黄阿毛心中颇为自豪,在那样的情况之下,还能保持住零伤亡的,除了他的暗夜部队之餐,谁还有这一份能耐?

就连那些拿松指着他们脑袋的警员们,都一个个倒了下来,甚至他们手中的枪都没有来得及一牙一枪就倒地了。

这样说来的话,暗夜部队的实力可是比这些小警员强太多了!哼哼,黄阿毛心中充满了自豪感。

“咦?怎么好像还有一个警员没有事的样子?”

黄小牙惊疑地看着射在上的一个警员身子好像动了一动,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那个自称作是马局长的家伙,就那样在那些警员的尸体中爬了出来!

马有才心中庆幸着,好在自己见机得早,第一时间想到了躺在地上装死,不然的庆,恐怕自己小命会议玩完了吧?

唉,也不知道表妹她们平时做了多少个大案子,人家都这样明目张胆地报复来了,自己还是早些离开为妙。

当马有才施施然站起来的时候,却忽然发现有十几双眼睛正不怀好意思地盯阒他看。

马有才一抬头一看,吓了一跳,那些混子看向自己的眼神中……居然满是不屑???

黄小牙当先朝着马有才吐了口唾沫,道:“呸!还ju长呢?居然躺在地上装死?”

暗夜部队成员凝聚力出奇的惊人,纷纷有样学样,每人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,不屑到最极点。

马有才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,他就郁闷了,同样大家都是装死,凭什么只能你们用,我借用一下就不行?

“这……这些是什么人?”马有才委狼狈地跑到了白凤跟前,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那名狙击手之后,眼中满是惶恐。

白凤却是摇头不语,她心中十分地沉痛,自己这边牺牲了这么多警员,但是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,她感觉自己身上一阵重大的责任感传来。

“表妹啊,你到底得罪了哪个黑帮大佬啊,他们要对你下这样的狠手?你知不知道,你差点连累我了,我刚才差点就要死了……”马有才喋喋不休地道,他现在的样子,倒是像是一个怨妇。

白凤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恶心,怎么这个马表哥是这样的人呢?怎么一点担当都没有?

他是怎么当得上那个辖区的局长的?

反而是那个叶凡,他作事冷静果敢,遇到事情不慌不忙,能够第一时间做出应对的方案来……

咦?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……

马有才以为是自己猜对了,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埋怨起了白凤来,他的声音本来就是一个鸭公嗓,偏向低沉,现在又喋喋不休的,就像一只讨厌的蚊子在你耳边不停地飞来飞去。

唠得叶凡心烦,对着图图道:“去将嘴巴给我堵上。”

图图还没有任何动作,马有才便把自己嘴巴给捂住了,他惊恐地看着图图,这个魔鬼,刚才在那种枪林弹雨之下,都还能进出自如,而且那么轻易就把这个狙击手给击杀了,自己哪里还敢让他来出手?

叶凡淡淡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不用担心,这人不是你的那些犯人,从他狙击的手法,和任务失败就服毒自尽的行为上来判断,应该是一个极其有组织有纪律的组织。”

叶凡这句话明显是说给白凤听的。

“那他们到底是什么组织?为什么要杀我?”白凤忍不住问道。

叶凡摇了摇头,“人都已经死了,我怎么知道?你不是警员吗?推理分析案情不是你的强项吗?”

叶凡转头看向了白凤,折凤却是满面通红,恨恨地看着叶凡,但是却又无言以对。

这个叶凡,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,就在自己面前卖弄,总有一天他会落在自己手上,自己非得将他扒了层皮不可!

“喂?你要去哪里?”

林冰月出声叫道,那个该死的叶凡居然连看不看自己一眼,就拉着那个女老师掉头走了。

“当然是去找凶手的线索了,不然指望你白局长啊?”叶凡理所当然地道。

这样有组织有纪律的专业狙击手,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帮派就能够拥有的,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针对的是白凤,但是叶凡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怀疑对象。

“你知道谁是凶手?”白凤诧异地道。

“不知道,没证据。”

“不行!你还是不能走!我还要带你回局里录口供!”

叶凡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白凤,认真地道:“白局长,你随时可以来抓我,但是凶手却极有可能会逃脱,我现在就要去见一下他,究竟怎么样,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说完之后,趺凡便也不理白凤了,拉着林冰月就走了。

而暗夜部队和图图则是在叶凡眼神示意之下,也相继离开了,白凤她们根本管不了这许多,现在她们手上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,就这些躺在地上的警员,就够她们忙的了。

白凤有心想要上前去跟随叶凡一起去见一见他说的那个凶手,可是她现在却是走不开,因此只好恨恨地看着叶凡在自己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了。

“林老师,我先送你回去吧。”叶凡现在开着的是黄阿毛那些人开来的一辆普桑,车子虽然算不上好,但是胜在性能方面上还算是比较不错,现在正好派上用场。

“哦,好……”林冰月也被今天的事情吓得不轻,她现在脑子还是有点转不回来,她确实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。

叶凡也知道她现在的情绪,因此也没跟她多言语,直接将车子开到了美女公寓的楼下,替她打开了车门,看她脸上还是阴郁的神色,叶凡便故作轻松地道:“林老师,什么时候邀请我上去坐坐?”

林冰月强笑道:“好啊,随时欢迎啊,对了,一会我帮我收拾一下房间吧,你什么时候想进来住都可以。”

林冰月想起了樊叶问自己这件事情,心中就一痛,看来樊叶果然就是为了帮叶凡才答应跟自己见面的……

“不急,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,你就叫里面的美女们洗白白了等着我吧!”叶凡故意放出了一长串特**的笑声之后,便扬长而去了。

“这个死小子!”林冰月看着叶凡远去的车子背影,心中暗暗骂了句,不过,现在她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,于是也转头向着楼上而去了。

而在与林冰月分手之后的叶凡,现在心里却是满满的沉重。

她还真不确定今天那个开桦的狙击手是不是就和猪哥孔华有关,但是种种迹象表白,猪哥绝对逃脱不了嫌疑。

猪哥一直以来都对司空集团那个航天技术垂涎三尺,而自己又将这项技术卡得死死的,多次与他产生了正面冲突,他要杀自己不足为奇。

同时,叶凡也想到了,那个来找自己麻烦的王教练,是不是他指使的?还有那个何铁生,明是且已经出现在临海市了,但是为什么外界传言他还是失踪的,他为什么不回去青衣社?

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,这是一个局,叶凡感觉自己已经深深陷入了这个局中,看不清局势。

但是不管怎么样,他还是决定回公司会一会这个猪哥孔华,看能不能在他那里找到一点线索。

而他车子,驶向的正是司空集团!

恰在这时,叶凡电话响了起来,他拿过来一看,竟然是江雪打来的?

叶凡心里有些疑惑,江雪可是自己叫去医院里照看王教练伤势的,她怎么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?

“小师傅,出大事了!”

接通了电话之后,叶凡便听到了电话里头江雪着急的语气。(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)

叶凡心中就是一个‘咯噔’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不过他还是神情镇定自若地道:“慢慢讲,不要着急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叶凡故意用低沉有力的声音说着,希望他故意营造的氛围能够感染她,只要医院的王教练没有事,那其它任何事情都不是大事情。

江雪激动的情绪稍微得到了一些控制,不过还是难掩她内心的焦急,急急地道:“王教练死了!”

叶凡一只手把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握着手机,当他听到电话中江雪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,他手上一个不稳,差点没迎而撞上急驰而来的一辆大货车!

在紧要关头,叶凡还是把握住了方向盘,将车子强行给拉了回来,惊得那辆大货车司机一路而来都是呜着喇叭呼啸而来,叶凡自己也是惊得一身的冷汗。

叶凡顾不得擦额头上的冷汗,忙道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“王教练刚刚死了……”江雪这会儿反而是稳定住了情绪。

叶凡一个急刹车,将车子强行停在了公路边上,他重重一拍方向盘,也不由得低低骂了一句,“***!”

王教练可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证人,而且他知道何铁生的一些秘密,特别是他说出了去德云庄园找线人,但是怎么找,找谁,有什么暗号他可是一点没有透露。(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)

叶凡也知道他的重要性,因此还特意地派了江雪这个法医去医院里照料他,再加上医院里的这众多的医生,纵使不能将王教练身上的毒给解了,但是最起码能保住他的小命。

但是现在他怎么就死了呢?他一死,线索可就全断了,也不由得叶凡不骂娘了。

“他是怎么死的?医院方面不是说可以保住他毒素不扩散的吗?”

叶凡记得他还为此而特意让江雪去问了医院方面的那个主治大夫,而给出的答复的确是医院方面有能力保住王教练短时间之内,病毒不会扩散到全身。

“王教练是被人杀死的!”想到了刚才那凶险的一幕,江雪似乎还心有余悸。

原来,江雪被叶凡派去医院里照看王教练病情之后,她也感觉这个王教练可是一个重要的线人,因此她也是左右不离开王教练病房半步。

可是她忽然间就听到了一声滴滴的报警声,原来是正与王教练连接着的心脑电图突然间起了剧烈的波纹,江雪吓了一跳,她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可是她多少也知道一医学常识,这可是病人呼吸困难,病情恶化的详征啊。

她连忙给王教练接通了氧气,不管怎么说,这个措施是绝对错不了的,手忙脚乱忙完这一切之后,她才敢去值班医生那里叫人。

可是等她将值班医生带来的时候,却发现王教练已经停止了心跳!

江雪大惊失色,自己明明已经给他连上了氧气,但是他为什么会死这么快?

经过她检查之后,吃惊地发现,原来王教练鼻子上连接氧气的管道口,在氧气口处早已经断开了!

而刚才江雪明明记得她已经亲自检查过的了!

也就浊说,这根管道是她离开之后,有人强行将它给拔掉的!江雪心中大骇,这人是故意要王教练的命啊!

难道说,刚才王教练心电图的那个突然的变动也是这个凶手故意为之,好调自己走开的吗?

江雪感动心中一阵恶寒,她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,然后她就请求医院方,调开了监控录像。

果然,就看到了她走开不久之后,房间门就被一个全身都罩在一个黑色斗篷里的人给推开了,他全身都罩在了宽大的斗篷里,只露出了两个眼睛,就算是正面对着摄像头,也难以看出他的相貌来!

而这个人显然是很有经验,在进入了这间病房之后,第一时间便是用砸坏了病房里的摄像头!

至此,全部录像戛然而止!而这一段视频,还是通过外部网络还原之后,才能看得清的,但尽管如此,也是丝毫没有那个凶手的线索。

事情已经摆明了,王教练就是被那个黑衣凶手给杀害的!

听到这里的时候,叶凡重重一拳打在了车把手上,他这一回,可真真是失算了!

他只是以为,到了医院之后,王教练就安全了,就算那个毒再怎么厉害,总不致于一下子就要了人的性命吧?

但是她千防万防,却是没有防到有人要对王教练不利,这么浅显的错误,他却是犯了……

这也不能怪江雪,有谁会想到,有人竟然会如此的丧心病狂,潜入医院里去杀人灭口呢?

这个对手,看来心机很深啊,他想到了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,确实是一个难缠的家伙。

可是对手是谁?叶凡却还不得而知,是何铁生吗?可是这个何铁生何尝不是有许多令人怀疑的地方呢?

从这个凶手做案的手法上来看,他应该是医院里的工作人员,不然他不会对这一间病房内的摄像头摆放的位置如此的熟悉。

到底是谁想要将王教练致于死地?谁最不想看到他西来告诉自己真相?

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德云庄园!看来这件事情应该就是那具给王教练钱,要他好好收拾自己的人干的。

而王教练是在自己从司空集团里走出来之后,才突然间对自己下手的,然后就是被自己制住,不得已,说出了那个叫他来对付自己的人的底细,在就要说出真相的时候,却是遭到了何铁生的暗杀……

叶凡仔细回想着这前恩后果,忽然心中一根线慢慢地明了了,他忽然重重哼了一声,何铁生,猪哥孔华,原来这两个家伙根本主是一伙的!

能够知道叶凡去过司空集团,还能知道他的确切行程式路线的,在司空集团里,除了猪哥孔华之外,叶凡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人

而且最主要的是,这个猪哥孔华完全有做案的动机,他为了得到司空集团里的那项航天技术,而自己一直以来,都在阻止着他。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